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乐君

放松心情,快乐生活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置顶] (原创) 党旗 不朽的图腾

2012-2-19 17:14:42 阅读623 评论28 192012/02 Feb19

伫立七月的大地

凝望七月的天空

我的眼前展现一片光明

绿色融融的夏季里

你是我最动心的

一抹火红

当我来到这个世间

妈妈用甘美的乳汁

为我洗礼

长大后

我有了新的妈妈

她打开了一个精彩的世界

让我知道国有多大

人该有怎样的使命

我知道了祖国的悠久历史

我知道了祖国的四大发明

我还知道了祖国曾经的屈辱重重

鸦片的迷幻中

国门被肆意打开

天朝上国的梦呓

在一炬烈火中飞灭

一群狼外婆

翩跹起舞着狰狞

昔日的发明变成了

洞穿自己心脏的弹头

鲜血蘸成的馒头

无奈何积痨重疾

沉睡的雄狮

等待早行者的唤醒

总有真的勇士

敢于直面惨淡的血腥

风雨飘摇的天空里

扯起一面伟大的旗帜

一柄斧头敲响硬骨铮铮

一把镰刀收割日月峥嵘

劈山救母的传奇

在一艘游船上续写

演绎成御侮自强的伟大战争

历史的天空

辉映着革命先驱的英名

沉沉暗夜里

点燃了焚烧旧制度的火种

热血浇灌每一寸疆土

忠诚焊接进每一丝纹络

你染就一个全新政党的底色

为古老神州送来光明

你映着延安窑洞的烛光

你刻着春天温暖的故事

你挥洒着新时代的激情和豪迈

你招引着科学发展的巨轮启程

总难忘记那些改写历史的声音

中国人在自己的道路上迈进

艰苦卓绝,众志成城

中国敞开博大胸怀

笑迎五洲风云

搏击八面来风

党旗

与太阳一同升起的旗帜

你集合万里长城的雄风

你汇聚九曲黄河的怒潮

举起来,是一道世界风景

展开来,是一面不朽的图腾

“潍坊市庆祝建党九十周年文学征文”获奖名单

作者  | 2012-2-19 17:14:42 | 阅读(623) |评论(28) | 阅读全文>>

(原创)居龙侧兮河之阳 ——寺头镇偏龙头湿地掠影

2017-10-6 10:20:53 阅读16 评论0 62017/10 Oct6

寺头镇有村曰“偏龙头”,位于镇政府驻地寺头村之东约二里许,百十户人家,傍山面水,房舍俨然,杨柳烟笼,宛若仙居。考据村名之由来,因村北有两条土岭傍青山而卧,绵延于石河北岸,宛如两条巨龙汲水河畔,而小村子恰好聚落于西龙头之前,故此得名。

偏龙头村东南,有一道长二百余米,高十余米的南北大坝,将西来石河(亦称略水河)拦腰截住,形成了水域面积15000平米、总库容138万立方的水库湖面,丰厚的水资源使水库上游上千亩的沿河土地得到滋润涵养,形成了土壤肥沃、植被丰茂、生态良好的湿地风光。

偏龙头水库始建于1965年冬,在简陋的生产条件下,当地群众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不畏严寒酷暑,不怕吃苦受累,历经两年半的时间,于1968年春建成水库,使之成为一座集防洪、灌溉、养殖等功能于一体的水利设施。经长期运行,风浪淘刷,水库稳定性出现了一些问题。为此,2008年2月,该镇启动了偏龙头水库的除险加固工程,历时一年,投资450万元,对水库坝体、护坡、溢洪道、放水洞等重要部位进行了维修加固,除险加固后的偏龙头水库库容量、防洪标准大大提高,工程外貌焕然一新,成为偏龙头湿地一道独特的风景。

春季到来,湖水清澈,甸草新绿,两岸青山倒映水中,微雨蒙蒙,紫燕翻飞,宛若一幅水墨画。夏季河水渐涨,湖面开阔,野鸭闲游,白鹭翩飞,一派勃勃生机。秋来苇白芦黄,水平如镜,天高云淡,水天一色,令人心旷神怡;冬天,大雪飘舞,湖面冰结,苍茫原野,皑皑大地,纯然一色,静谧而悠然,更让人气定神闲,超凡脱俗一般。

站在坝体下游,仰望大坝,巍然高耸,如城阙俨然,九孔自控多铰翻板闸下,滚滚流

作者  | 2017-10-6 10:20:53 | 阅读(16)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创)盛夏捉知了

2017-7-22 13:35:12 阅读35 评论0 222017/07 July22

绕村半圈儿的是弥河,弥河边有上千亩的杨树林,那里是知了的乐园。六月天,桑拿天,也是知了化蛹成虫的时候,知了丰富的蛋白质,让它成为宴席上的美味佳肴。晚饭后,乡亲们便三五成群地到杨树林子逮知了。

因为天气又闷又热,晚饭后,我是拖了躺椅来到大街上纳凉的。半躺在椅子里,慢摇着蒲扇,数着天上的星星,享受夏日山村的闲适和安静,甚是自得。然而,乡亲们收获归来,总会在我跟前炫耀战利品。他们的兴高采烈,很影响和感染我的情绪。幼年捉知了的记忆,忽然间泛滥起来,为了心底残存的那点童趣,我下决心再去树行子逮一回知了。

逮知了的工具挺简单,一根竹竿,一把手电筒,一只盛了水的杯子足矣。知了一般在夜晚八九点钟破土而出,所以逮知了也应选在这个时间。早了,它不出,白白耽搁功夫;晚了,知了已经爬上了树的高端,不好逮。所以用盛了水的杯子装知了,则是为了防止它蜕壳。知了蜕壳需要湿润的环境,一旦从泥土中钻出来,它必须抓紧找到一棵树,还要赶紧爬上去,为蜕壳做好准备。蝉蛹的外壳如铠甲一样的光亮,但会见风而裂,成虫便怀抱两柄钩刀,从背部裂开的缝中拱出来,完成它化蛹成虫的最后一次蜕变。

邻居的五婶很会逮知了,每次都约着我妻子一块去。她果然很有经验,初进树行子,眼睛老往树下的草棵里使劲儿,不多会儿就有了收获。而我打着手灯、仰着脑袋在树干上搜寻,却一无所获。她教给我们说,天色还亮,不到知了大量拱出的时候,要细心察看树下地面的情况,发现窸窣作响的草叶颤动,或者是小的洞口,用灯一照,必有所得。待会儿天色全暗下来,大量知了会拱出地面,爬到树上,这时候就不用再看地面草棵,直接用手电照树干好了。依计

作者  | 2017-7-22 13:35:12 | 阅读(35)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创)当餐厅美成了一道风景

2017-6-11 15:19:13 阅读5940 评论0 112017/06 June11

听说宋香园新建了一座悬崖餐厅,便按捺不住强烈的好奇心:悬崖峭壁上如何建筑房屋?提心吊胆下如何犒劳舌尖?真是勾人魂魄的诱惑!还听说,他们聘请了宝岛牛肉面大师,专做台湾牛肉面,更是馋涎欲滴,巴不得早一天亲临其境,美美舌尖,也美美心情。

去年端午节后,宋香园宣布闭园,一门心思搞景区建设,我也一直没再光顾宋香园,不是忙,抽不出时间,而是存心为自己设置了一场悬念。宋香园人的勤奋和创新,早已领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们会怎样精雕细琢一个唯美浪漫的宋香园?心中有太多的想象和期待,但我强迫自己耐住性子,犹如欣赏魔术表演,我情愿做一位“吃瓜”,为它的变幻莫测、不可思议而痴醉神迷,也不愿轻易揭晓它的终极谜底,让神秘和刺激变得了无情趣。

6月6日,宋香园开园时,一场绵绵夏雨普天而降,旅游区处处展现勃勃生机,空中花海更是紫云烂漫,花色愈好,人气更旺。最吸睛提神的是,悬崖餐厅开张营业了!我怀着一颗激动而忐忑的心赶来了:宋香园人,你会送我怎样的神奇?

攀上环山路,远远看到了那片紫云缭绕、花气袭人的薰衣草,飘舞的婚纱,撑起的小阳伞,还有一个个青春的丽影,无一不告诉我,那儿正有唯美浪漫的故事上演。因为急于拜访心中勾勒了无数次的悬崖餐厅,我还是忍痛割爱,别过爱情海,直奔悬崖餐厅而来。

东西向的悬崖在西雀山形成近百米高、一华里长的崖壁,一道天然屏障阻断了洋洋南风、猎猎北风,也成为齐鲁之分野,奇崛之天堑。而今青崖与蓝天之间,一片色彩鲜明、高低错落的建筑,在夏日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绮丽的光芒,犹如云山之巅的神奇城堡,

作者  | 2017-6-11 15:19:13 | 阅读(5940)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创】我家住在沂山脚下(诗歌)

2017-5-19 16:04:55 阅读30 评论0 192017/05 May19

我家住在沂山脚下

记忆里都是最美的画

石板路上骑竹马

小河沟里逮鱼虾

矮矮茅屋起炊烟

大公鸡跳上秋千架

打麦场上撒欢跑

丰收的喜悦映晚霞

槐树底下话桑麻

白胡子故事天天拉

梦想在这儿发了芽

岁月里开满七彩的花

我家住在沂山脚下

那里有我的老爹老妈

厚厚老茧手上爬

山山岭岭是庄稼

碾道深深无尽头

悠悠的日子圆冬夏

壶里烫着串香的酒

父亲的锄头可劲拉

棒槌糊子抡上筢

母亲的煎饼香掉牙

童年在这儿长大了

岁月里开满思念的花

作者  | 2017-5-19 16:04:55 | 阅读(30)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创】绝情刀(小说)

2017-5-19 15:52:44 阅读20 评论0 192017/05 May19

铁匠炉支在大队院的西南角,厚重的水泥瓦把屋面压得塌腰撅腚,屋檐上耷拉的麦草像是驴头上的捂眼罩。棚子本来是猪圈改成,里外两间,外间是猪圈,里间也是猪圈,听说里间窝的是母猪,外间窝的是公猪,只在母猪发情时,才撤了隔挡,让猪公猪婆交媾。现在外间支着火炉,里间做师傅的账房兼卧室。

炉膛高大敞亮,里面天天烧着热炭旺火,旺得赤白耀眼,让人一对脸就淌汗流泪。拉风箱的柱子不怕热,面皮似乎贴了膜,这膜黄白紧绷而毫无表情,当然也不会出一滴汗。师父大号陈家旺,但人们常挂在嘴边喊的是奶名花犍,虎背熊腰黑红脸膛的壮汉,单看厚实的肩头,滚圆的腰,还有两根擎天柱似的粗壮大腿,你就能想象到他抡锤破石似切豆腐、推车子上山如履平地的威风。旺盛的精力还常凸显在他的裆部。孙大脑袋的婆娘窦爱娇一走进院子,他听声就住了锤,单等着那窄窄的门缝里闪进那个尤物,裆间便高高地撑起一顶小帐篷。这是柱子无意间发现的秘密。已然成人的柱子再本分,也经不起师傅这样的启蒙和挑逗,两腿一夹,腰一弯,蹿出了憋闷的小棚子。棚子外空气香甜、温煦又撩人,一样浸透了诱惑。其实柱子很喜欢这个时光,窦爱娇一来,他不仅可以放松一会儿,还可以溜到院墙外面的玉米地边,贪婪地呼吸几口新鲜空气。

窦爱娇浑身的雪花膏味是师傅的新鲜空气。杵在地边吸氧的柱子,眯起眼睛都能想象出,师傅公牛一样的粗喘,还有里间那张破床的惨状,吱呀吱呀,活像一辆破车子在叫唤。师傅并非浪得虚名,是真花。

铁匠铺里的现状并没有柱子想的那么龌龊,倒是言情诗一样的暧昧浪漫。

窦爱娇把一张用秃了的大钣镢递到花犍手里,花犍斜眯了一对铜铃大眼瞅了瞅,余光却在窦爱娇肥美的胸脯上扫荡着,恨不得把那层薄薄的淡蓝的确良衫子给扯下来。

作者  | 2017-5-19 15:52:44 | 阅读(20)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创)幸福因为你在意

2017-5-19 5:59:27 阅读24 评论1 192017/05 May19

清晰记得,那是1994的教师节前夕,学校所在村为教师们每人购置了一辆永久牌自行车。校长命我写一篇通讯稿,宣传一下村委会的善举。不敢怠慢,赶紧爬格子,憋出了二百多字的《永久的温暖》,怀着惴惴之心投寄到了临朐报社。喜出望外的是,报社在一版中央的位置给刊登了出来。校长立功似的捧给村长“御览”,村长大约头一次看到自己主办的事儿登了报,后来往学校跑得更勤了。

《永久的温暖》是我的通讯处女作。捧读豆腐块的小文章,怎么看都觉得文似流水,字如珠玑。小心翼翼裁下来藏到日记本里,成为温暖的回忆。似乎一语成谶,临朐报社成为生命里的缘,永久的温暖已脉脉传递二十余年。

“美人”倾城一顾,惹得我春心荡漾,浮想联翩。后来接连投出数封“求爱信”,却泥牛入海,杳无音讯。现在想起来,是自己有点贪心,发了一块小豆腐,竟然野心膨胀,写起了动辄上千言的“长篇”,像突然坠入爱河的单相思,并不考究对方的需求和感受。但我对“美人”之爱热烈清纯,没有丝毫埋怨,只是把渴慕的目光转移到了乡里的通讯员身上。他们是优势独占的“高富帅”,总能轻而易举地获得“美女”芳心,犹如装饰豪华的会客厅里,我总能看到他们的洋洋自得,风姿翩翩,而我却只能躲在寂寞的角落里对稿伤怀。所以七八年后,当乡里要借调我从事通讯报道工作时,我几乎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两个月后,我竟然在一版头条发表了自己的第一篇通讯稿《一枝一叶总关情》。曾经梦寐以求的奢望,一旦变成了现实,给予我的信心和鼓励是不言而喻的。我信心倍增,曾经因为“冷遇”而消沉的创作梦也花枝招展起来。

无论是产业调整、招商引资,还是城镇建设、党建工作,地

作者  | 2017-5-19 5:59:27 | 阅读(24) |评论(1) | 阅读全文>>

(原创)悠悠煎饼香

2017-5-18 12:23:45 阅读22 评论0 182017/05 May18

从小爱吃母亲摊的玉米煎饼,刚摊下来的煎饼薄薄的,软软的,叠起来,卷上一棵嫩葱,再抹上一点甜酱,吃起来,那滋味甭提有多棒了!家乡有句俗语“抹葱蘸酱,撑得上不去炕”,说的就是吃煎饼。

然而,能吃上黄澄澄的玉米煎饼,在我的童年却是一种奢望。那时候,生产队吃大锅饭,秋天收进囤的玉米粒少得可怜。每年春天青黄不接的时候,妈妈变着法子蒸窝头,什么红薯窝头、槐花窝头,嗅着香,吃起来可比玉米煎饼差远了。我常对着摆在桌上的窝窝头发愣。母亲看出我的心思,总是难为情地说:“又馋煎饼了吧?等到秋天打下玉米,娘给你摊玉米煎饼。”

怀着这样一种期盼,每天走过庄稼地,我都会格外关心玉米苗的生长态势,是否又多生了一片叶,是否又拔了一个新节。当玉米秸翠绿的怀抱里生出长长的胖胖的玉米棒子时,我知道金黄的玉米煎饼离我们不远了。

星光闪烁,流萤飞舞,潮湿的顺河风从堆满玉米棒子的谷场上飘过,生产队的老老少少带着家具,守在一起,眼睛紧盯着场院当心的那尊台秤,期待着圆圆的胖胖的玉米棒子,欢跳着装进自家的车子,跑进自家的院子。

然而从玉米棒子爬上煎饼鏊子,之间还有好长的一段路。把汪鲜的粒子从棒子骨上扒下来,然后端到碾台压。巨大的碾砣子发出轰轰地响,坨子下的鲜玉米吱呀呀地叫,往往是在黑古隆冬的夜深人静之时。白天要下地挣工分,哪有时间推碾捣磨?低矮的碾棚里闪烁着保险灯微弱的光,空气里充斥着尘埃和鲜玉米混合的味道,困乏的眼睛迷迷离离,粗大的碾棍常常跟丢了怀,天知道我会用上多大的劲儿?望一望母亲,头上却有热气升腾,尽力前倾的身体,红涨的脸色告诉我,劳累一个白天的她是多么的吃力。一种偷懒的羞耻和愧疚,还有悠悠的煎饼香,让我清醒并抱紧了碾棍。

作者  | 2017-5-18 12:23:45 | 阅读(22)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创)爷 爷

2017-5-18 12:20:05 阅读21 评论0 182017/05 May18

雪白的胡子,满脸的皱纹,喜欢衔一根旱烟袋。这是记忆里的爷爷。那一手握火石、玉米芯,一手捏火镰,盘腿坐在阳光里,眯着双眼,专心取火的慈祥模样,常让光屁股的我围在跟前,把爷爷喊个没完。

历经辛亥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又亲历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和文化大革命,饱经沧桑的爷爷一定经历过许多的磨难和坎坷。古铜色的脸膛,车辙一样耘成的皱纹,一双略显忧郁却又闪烁着睿智的眼睛,无不镌刻着岁月的风霜,还有属于他们那一代人的深刻记忆。对爷爷的印象,经过几十年岁月的打磨,而今却只剩了零散的几个片段。

盖屋

在乡下,大约盖屋是最艰巨最弘大的事业。总是翻土块的命,职业已经天造地设,还能够主宰的,恐怕就是在有生之年,盖一座属于自家的房子。爷爷盖房子经历了非同寻常的曲折和磨难,还差点付出生命的代价。

说的是合作社后期,终于积攒了一点余财的爷爷,决心盖屋。因为三个儿子都是成家立业的年龄,原有的几间茅草屋实在窄巴。在自家的自留地上,在同族弟兄的帮衬下,爷爷终于如愿以偿,盖起了还算宽敞的三家茅草房。然而有人不乐意了。新房盖好没几天,自留地的北邻家,就紧挨着房子取土打墼,直到挖出一个阔大的深坑。汛期来临,屋后严重积水,直接的后果是,房屋地基下陷,后墙断裂,还没住进去就成了危房。外人没法揣测爷爷当时的心情,这种搁在一般庄稼人身上,根本无法承受的损失和屈辱,爷爷没事人似的接受了,而且不动声色地开始了第二次盖屋。当一座更高阔更漂亮的新房重新矗立,老少爷们宾服了:爷们!

可还是有人愤愤不平。

秉性耿直的爷爷时任生产队队长,负责劳动分工

作者  | 2017-5-18 12:20:05 | 阅读(2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创)怀念我的伯父

2017-5-17 19:25:02 阅读36 评论0 172017/05 May17

童年记忆里,伯父的印象有些模糊。伯父在城里做事,极少回家。家里人却常常谈起伯父。

祖父的讲述里,伯父是一个幼年丧母、四处流浪的可怜孩子。伯父跟两个弟弟都很小的时候,伯父只有十二岁,最小的三叔刚过了哺乳期,奶奶因为生活不好,得了病无钱医治而撒手人寰,撇下三个幼小的孩子跟着他们的父亲过活。我的爷爷虽是三十几岁的庄稼汉子,却没有能力抚养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天灾人祸,临朐成了“无人区”,村子里天天死人,有的户人口死绝了,尸骨无人埋,任其腐烂或被饿狗吃掉,正是“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的凄惨景象。实在没有活路了,我的爷爷便决定带三个儿子闯关东。二奶奶阻拦说,三小子还这么点点儿,你个男爷们会把他扔到路上的。于是,三叔被二奶奶暂时收留下来。爷仨随着闯关东的人流盲目地往外走,风餐露宿,忍饥挨饿,担惊受怕,都算不上是什么事儿。终于到了一个叫海拉尔的地方,爷仨停止了流浪,因为他们遇到了一家亲戚。亲戚是爷俩,比他们早一点逃荒至此,而且寻到了挣钱养家的门路,在日本鬼子的一个煤矿里作采掘工,那是一种“埋了没死”的苦活路。爷仨自然干不了,因为伯父兄弟两个年龄太小。祖父四处打听,终于寻到了一份差事,在日本鬼子的一个大楼建设工地打工。我的父亲才七岁,干不了建筑工,只能在附近处讨饭吃,而伯父就跟自己的父亲一样天天上工地了。在监工的严密监视下,单薄的身子骨,跟工友们一块背灰浆背砖块。不多日子,大腿上生了疔疮,为了不至于饿死,还要强撑着上工地。日头高高悬在头顶了,却迟迟听不到歇工的哨子声。而早晨起来,吃到肚子里的那一点点橡子面,或者清水煮海带,早就被消化掉,或者拉稀了。大腿疼得发烫剜心,每迈一步都得咬

作者  | 2017-5-17 19:25:02 | 阅读(36)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创)情歌唱到《十二月》

2017-4-11 6:48:04 阅读38 评论0 112017/04 Apr11

那是个五黄六月天,一场梅雨后,空气潮湿的可以把身上的衣服拧出水来,没有谁会下地,笼蒸的玉米地会把人炖熟了。但这也有它的好处,平日干脆的麦秸,这时候稍微撒一点水,便柔软若丝,可以称心如意地编蒲团。

打好经绳,摆好麦草,我埋头编呀编,柔滑的麦秸在手里灵巧地缠来拧去,有一种艺术创造的愉悦。母亲在一边做针线,周围好像还坐了几位邻居,可能拉着闲呱,也可能在鉴赏我的艺术秀,反正闲着身上还淌汗,大家都有坐得住的理由。忽然门外传来响亮的夸奖声:俺大侄子就是手巧!便是这篇文章的主人驾到。一位远房大婶子,心直口快的热心人,跟我母亲划得来,常来串门子。大婶子脑后绾着鬏簪,穿一件天青蓝的大襟褂,一双大板脚,走路总小跑似的,拉起呱来忒逗,还从不忌讳老少是否咸宜。果真,母亲给她的一只木头墩子板凳还没坐热,大婶子就唱起了《十二月》。

这是一首传唱在民间的情歌,人物鲜活,情节生动,婉转上口,缠绵动人。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情歌是禁区的大背景下,已近失传。但喜欢唱戏听戏的大婶子会唱,好像全村人只有她一人会唱。《十二月》唱词照录于下:

正月里来正是正,小二姐门前挂红灯,

鸳鸯蝴蝶呀成双对,俺孤孤单单好冷清呀。

二月里来龙抬头,小二姐上了五凤楼,

手把着门楼呀往下看,看见那四份儿里好风流。

三月里来三月三,小二姐上床蹬金莲,

四份儿身上摸了摸呀,浑身发麻骨头缝里酸呐。

四月里来四月八,东庄里演戏把台扎,

婶子呀大娘呀都看戏呀,留下四份里好看家呀。

五月里来午端阳,大麦熟了小麦黄,

作者  | 2017-4-11 6:48:04 | 阅读(38)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创)家乡的龙文化

2017-3-16 19:02:42 阅读40 评论2 162017/03 Mar16

龙是中华民族的图腾。封建帝王自命为真龙天子,普通百姓也都望子成龙。龙文化染就了一个民族的底色,龙文化源远流长。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家乡寺头镇没有名山大川,海拔最高的龙王崮只有725米,起源寺头的石河,穿境而过的弥河,也都是水流舒缓,波澜不惊。但灵山秀水的寺头,一样诞生了摇曳多姿的龙文化。

龙王崮,伟岸雄奇,高耸陡峻,形状如同古城堡,造型奇特,岩洞颇多。东南一侧怪石林立,山势俊美。齐长城主线在临朐境内的最西端,经龙王崮。崮顶有依附长城加固而成的寨子,附近有长城遗迹。寨子名“永清寨”,亦称“龙庭寨”,曾被附近村民用来抵御“捻军”、“刘黑七(刘桂堂)”这类草莽流寇的袭扰。与龙王崮一脉相连的是凤凰坪,一个传说凤凰栖息的地方。坪上平展空旷,芳草萋萋,真是龙凤呈祥的理想所在。

龙王崮上有明代所建的龙王庙及诸多碑碣。现存石碑三块。一块因年代久远,字迹早已泯灭,一块为重修龙王庙碑记,一块为永清寨记。旧《临朐县志》上有高居广的七律诗一首:“龙王崮顶识龙颜,万壑朝宗共此山。首注齐南沂水地,尾蟠岱右穆陵关。崭然角露奇峰立,蔚矣鳞排怪石顽。吐露成云能为雨,崇朝渥泽遍人寰。”

龙王崮正北,与其遥遥相对的是黄龙山,海拔只有670米,但山势崔嵬,气势非凡。它背依嵩山,南吞石河,东衔金葫芦、银葫芦两座金山,正是:龙头起孤峰,龙身化丘峦,遍山松柏绿,花果满山川。当地人敬山如神,在山顶建庙,四季祭祀,烟火不断。黄龙山主峰四面绝壁,只有南面有一崎岖山路可登顶,沿路残碑断碣,大都是祭山修庙的功德碑。绝壁之上是早年间修筑的防御围墙,大都颓坍。

作者  | 2017-3-16 19:02:42 | 阅读(40) |评论(2) | 阅读全文>>

(原创)听张爱玲谈音乐

2017-3-16 18:51:13 阅读10 评论0 162017/03 Mar16

早醒在晨夜里

听张爱玲谈音乐

清寒的空气里

弥漫音乐的悲凉

胡琴远兜远转

兜不转梵哑铃的悲旦

交响乐呼啸嘁嚎

逃不脱锣鼓的四面埋伏

钢琴曲颤抖得阴风惨惨

华丽的宫廷乐也尖手尖脚

歌剧让普通人惴惴慑伏

通俗乐也只有惨沮不舒

苏格兰民歌固然干净

却在爵士乐的昏沉摇摆里谢幕

夏威夷音乐单调耗时

中国的大鼓书太憋

弹词太艮

申曲老实恳切

有时又仓皇嘈杂重复

流行音乐“价呀价"地尖叫

破夜里开着蔷薇花几束

……

苍凉着你的所爱

孤独着你的敏感

色彩着你的音乐

释放着你的才情

惊世骇俗里

都是你冷艳绝美的人生

你是多么的天才

具有这非凡的魔术

让精灵古怪的音乐

飘过漫漫时空

沁透重重夜幕

击穿我愚钝的灵窍

在天簌之境

感动得一塌糊涂……

作者  | 2017-3-16 18:51:13 | 阅读(10)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创)春之序曲

2017-3-16 18:37:21 阅读8 评论0 162017/03 Mar16

一场轻雪

悄然飘落

在春的门槛

是冬的淹留

该走的不走

错过了季的末班

是雪的背判

做了春的情人

不惜昙花一现

还是睡梦中的孩子

蹬掉了被褥

在浑然不觉里伤寒

但我分明觉得

那晶雪的飘舞

是春花的浪漫

那铺展开的洁白

更是绘春的画板

有醉人的温香

正在酝酿

有花红叶绿的故事

即将上演

作者  | 2017-3-16 18:37:21 | 阅读(8)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创)一起赏雪

2017-1-31 10:37:14 阅读42 评论0 312017/01 Jan31

雪落家乡静无声。

天光大亮,你才惊讶地发现,昨夜瑞雪造访。不,她才是这隆冬的主人,你只是她盛邀的访客。

她铺下洁白柔软的地毯,装点粉妆玉砌的世界,迎接你的到来。你惊喜地走在窸窣作响的雪地上,每一行深深的脚印,都牵起你久违了的童年的好奇和欢心。看到昨天下午还是灰突突的小村落,登时变了一个童话般的雪堡,地上白了,房子上白了,树上白了,那首“天地一笼统,地上一窟窿,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的打油诗,还真是最慰此时的心境。真有地上打个滚,堆个小雪人,打个小雪仗的冲动。

这时,你最习惯的动作是向东方眺望,想看一眼白白胖胖的母猪山上,会不会升起一轮橘红的太阳。

太阳是没有的,天空有点灰蒙,是一袭薄而透明却漫无边际的灰纱,轻轻笼住了这脆弱又温情的世界。

那条一直通到山顶的小路是寻不见了,草蛇灰线,像曹雪芹的文笔,若隐若现间,闪烁着陈旧的梦。这梦隐于起伏的山体,纠结着人的情肠,而你只能义无反顾地去触摸,并不理会可能的伤痕、失意或彷徨。

是谁家的棉花没有收获,开了一地的白花?那蓬松的花灿烂地开着,一朵朵娴静地簇拥着,再一株株一行行地连缀成一片,温暖得像刚刚睡过的被窝,铺进你还有点慵懒的心田里。

一层层的梯田,便是一层层的棉被,覆盖着黄褐色的土地,也温暖着村人关于耕耘与收获的故事。如果你对发生在半个世纪前的农业学大寨运动曾有亲历,或者是从老辈人的记忆里获得了认同,都不会漠视这种温暖的存在。那是老辈人在冰窟窿里,用血泪和着冽风寒冰砌筑的石堰,石堰围成的地块里年年生长着村人丰衣足食的梦。那梦虽然有些单薄,

作者  | 2017-1-31 10:37:14 | 阅读(4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山东省 潍坊市

 发消息  写留言

 
家乡有好多的山,山上有好多的路,好多的山路通向了荒芜,荒芜的地方也总会寻到路。我是在山路上不停行走的人,不知前面是不是荒芜,但相信自己总能找到前行的路。
 
近期心愿62:无攸遂,在中馈,贞吉。64:富家,大吉。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