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乐君

放松心情,快乐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家乡有好多的山,山上有好多的路,好多的山路通向了荒芜,荒芜的地方也总会寻到路。我是在山路上不停行走的人,不知前面是不是荒芜,但相信自己总能找到前行的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情歌唱到《十二月》  

2017-04-11 06:48:04|  分类: 灵山秀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情歌唱到《十二月》 - 清平乐君 - 清平乐君

 

那是个五黄六月天,一场梅雨后,空气潮湿的可以把身上的衣服拧出水来,没有谁会下地,笼蒸的玉米地会把人炖熟了。但这也有它的好处,平日干脆的麦秸,这时候稍微撒一点水,便柔软若丝,可以称心如意地编蒲团。

打好经绳,摆好麦草,我埋头编呀编,柔滑的麦秸在手里灵巧地缠来拧去,有一种艺术创造的愉悦。母亲在一边做针线,周围好像还坐了几位邻居,可能拉着闲呱,也可能在鉴赏我的艺术秀,反正闲着身上还淌汗,大家都有坐得住的理由。忽然门外传来响亮的夸奖声:俺大侄子就是手巧!便是这篇文章的主人驾到。一位远房大婶子,心直口快的热心人,跟我母亲划得来,常来串门子。大婶子脑后绾着鬏簪,穿一件天青蓝的大襟褂,一双大板脚,走路总小跑似的,拉起呱来忒逗,还从不忌讳老少是否咸宜。果真,母亲给她的一只木头墩子板凳还没坐热,大婶子就唱起了《十二月》。

这是一首传唱在民间的情歌,人物鲜活,情节生动,婉转上口,缠绵动人。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情歌是禁区的大背景下,已近失传。但喜欢唱戏听戏的大婶子会唱,好像全村人只有她一人会唱。《十二月》唱词照录于下:

正月里来正是正,小二姐门前挂红灯,

鸳鸯蝴蝶呀成双对,俺孤孤单单好冷清呀。

二月里来龙抬头,小二姐上了五凤楼,

手把着门楼呀往下看,看见那四份儿里好风流。

三月里来三月三,小二姐上床蹬金莲,

四份儿身上摸了摸呀,浑身发麻骨头缝里酸呐。

四月里来四月八,东庄里演戏把台扎,

婶子呀大娘呀都看戏呀,留下四份里好看家呀。

五月里来午端阳,大麦熟了小麦黄,

长工呀领着那短工干,留下四份里好看场呀。

你翻到这头歇一歇,翻到那头晾一晾。

六月里来热难当,挂挂四份儿里熬太阳,

我这里送上那扇一把,你柳树底下好乘凉呀。

七月历来七月七,天上那牛郎配织女,

牛郎呀还有那天河配,我和四份儿里没姻缘呀。

八月历来八月八,丰糕月饼敬老天,

婶子呀大娘呀都圆月呀,我和四份儿月不圆呀。

九月里来秋风凉,挂挂四份儿里无衣裳,

我这里还有件绸子袄呀,拆襟换袖给他穿上。

只许你穿来只许你盖,不许你穿出去胡扬摆。

十月里来十月一,小二姐身上不利事,

婶子呀大娘呀看破了,这个四份儿里要不得呀。

十一月里正满冬,小二姐生了个小顽童,

手捧着顽童给四份儿里看,叫不得爹来叫不得娘呀。

十二月里整一年,掌柜的今天把帐算,

去年呀给你了钱八吊,今年还给你八吊钱呀,

你牵上那毛驴别回头,走到那天边俺情愿呀!

一首情歌,一对门第悬殊但情真意切的青年男女的爱情故事:有钱人家的小姐(小二姐)偷偷爱上了家里的仆人(叫四份儿的小伙子),而且两人偷尝禁果,生下了小顽童。叙事的主体是小二姐,歌词内容多是她的所思所想所为,唱词口语化,通俗易懂,故事情节连贯,曲折生动,诙谐有趣。有意思的是,五、九、十二月三节,多了小二姐嘱咐四份儿的体己话,不光使情歌富于变化,更体现出小二姐对心上人细致入微的关心、提心吊胆的依恋和忠贞不渝的爱情。

大婶子大字不识,简谱不会,能唱的歌却不少,童谣、民歌、吕剧,还有周姑戏,且嗓音清亮,婉转柔美,韵味十足,唱功了得。现在回想起来,大婶子清唱《十二月》的情景还清晰如昨。她盘腿坐在三条腿的矮木墩上,不太强烈的太阳光斜着洒进门庭,投给她一脸的柔色。大婶子微眯着眼睛,圆圆的大脸盘挂着微微的笑意,稍显肥厚的嘴唇轻轻翕张,一种颤颤的,像是山泉水一样透亮柔婉的歌声,悠悠回荡在稍显昏暗的狭小空间里,滴溜溜地转,轻飏飏地飘……周围一片寂静,好似置身空旷的大森林,可以谛听自己快意舒缓而怯怯的心跳。天知道,正值青春期的我,听着这样的情歌,依然从容继续着自己的编织,顺溜麻利,那手工还增色不少。抬眼四周一望,大人小孩的脸红耳热,电波似的传递过来,我赶忙埋下头去,会意莞尔……

歌听完,一只蒲团也刚好编成,我把扎裹好的蒲团在地上使劲儿礅平,恭敬地捧给大婶子试坐。大婶子像得了奖赏,咯咯笑着,两腮泛红,恰似窗户外盛开的红月季。一屋人都开心笑起来。大家喜欢大婶子,更喜欢她的歌。

这首《十二月》果真被大家记住了,有后面的评论作证:

旧社会过来的老脑筋,首先对《十二月》的情节起了疑心:大家大户的,小二姐竟挺着大肚子生下了小顽童?那有钱人家竟饶过了四份儿不成?年底下还会一分不少地支给他工钱?太不现实,太离谱了!大约在他们看来,小姐爱上仆人是大逆不道,再让他们产下爱情的结晶,似乎更是情理不通……

庄户小子当然不服,抬起了杠:凭什么财主家的闺女不能跟扎觅汉的好?《天仙配》里玉帝的闺女不就看上了扎觅汉的董永?《牛郎织女》里王母的女儿不是爱上了放牛郎?老脑筋竟也哑口无言,实实想不到那都是传说里的仙。

大婶子并不理会,照唱不误,还教给了心窍灵的大姑娘小伙子们。乡下文化生活贫乏得很,样板戏看腻了,有点泛黄色彩的民歌调情、动听又励志,还真是有拒绝不了的魅惑力。故而《十二月》竟家喻户晓,在乡邻间传唱开来。

让老脑筋们还放心的是,乡村的婚姻道德社会风气并未因此滑坡,大姑娘小伙子找对象,依然父母做主、媒妁之言。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