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乐君

放松心情,快乐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家乡有好多的山,山上有好多的路,好多的山路通向了荒芜,荒芜的地方也总会寻到路。我是在山路上不停行走的人,不知前面是不是荒芜,但相信自己总能找到前行的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童年绮梦是烟花  

2016-05-09 07:30:27|  分类: 心路雨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记忆里的烟花 - 清平乐君 - 清平乐君

 

乡村元宵节的夜晚,绚烂而多情。

山顶上的那轮又大又圆的月亮,深情地望着朦胧在夜色中的小村庄。每一个庭院都那样的温馨吉祥。门楼下,庭院内,高悬的红灯笼透着喜庆,此起彼伏燃放的烟花点缀起绚丽多姿的夜空,也把山里人辞旧迎新的欣喜和豪迈尽情绽放。

大街上,聚拢了一堆堆看烟花的人,每束烟花升起,都会牵起一声声惊叹和赞美,也映出一张张和乐幸福的脸庞。不管烟花升起在谁家,快乐是共享的,而这也正是山村烟花最动人的一面。

花开花谢,牵起几多回忆,几多乡愁。

很小的时候,父亲去几里外的乡村大集买来一束束滴滴金,这是童年里的“微烟花”。小伙伴们聚到一起,一番互相攀比之后,纷纷燃起滴滴金,在街巷里飞奔。风吹烟花滴滴金,似星光溢彩,又似流萤闪烁,伴随着童稚的欢呼雀跃,让小山村的每一个角落都洒满快乐和美好。

记得有一年,因为年景好,生产队的分红又多,一向节俭又讨厌孩子贪玩的父亲破例给了我们一笔“买花”的钱。我们兴高采烈地去集市上买了大包的滴滴金,鸡叫等不到天明地盼着正月十五的到来。元宵之夜,虽然没有元宵吃,也没有什么丰盛的宴席,但那包滴滴金却是我们所有的快乐和期盼。匆匆吃过饭,我们急不可待地来到了大街上,那里已有了笑语喧喧,流萤闪烁。我们自然不甘落后,纷纷点起火头,燃亮期盼已久的绽放和梦想。橘红的火星流苏般滴落,一颗颗白亮的火花不断地炸开,形成一束束绚丽多彩的光瀑。淘气的伙伴们会变出各种花样来燃放,双手摇,转圈子,蹦蹦高,随心所欲,心花怒放。花是孩子开心的笑,笑是孩子开心的花。这时候如果赶紧跑起来,那就太精彩了。迎风燃放的滴滴金便流成一支欢快激越的乐曲,在街巷里漂流、回旋、荡漾。一支支汇合交织起来,便是山里孩子天真烂漫的抒情诗和狂想曲。

等跑累了,看看手中的滴滴金也燃去了大半,我们的狂欢也就接近了尾声。可是,因为我的一个小小创意,一个意想不到高潮哗然而至。我们家前有一棵石榴树,蓬勃的枝条撑起一个蘑菇型的大伞。我突发奇想,悄悄把滴滴金用唾沫油粘到了上面,然后拿火烛去点,一支支滴滴金比赛般的燃放,火树银花的故事就此拉开了序幕。弟兄们、伙伴们呼啦一下把石榴树围了起来,毫不吝啬地把自己的滴滴金沾了上去,然后一声吆喝,大家又手忙脚乱地点起了火。哇噻,满树滴滴金竞相燃放,飞花溅玉,亮光闪闪,照亮了半个街巷,引得众人前来围观,毫不吝啬地送来啧啧称赞。那是我,可能也是伙伴们看到的醉美“元宵树”!后来再看那些塑料材质挂灯泡的圣诞树,便觉索然无味。

当然,要跟我大姑父燃放的转花相比,我的这点小创意只能算小儿科了。每年的元宵节,姑父都会领着几个青壮年在村南的大场院里,为全村的老少爷们奉献一顿娱乐大餐。这转花的制作工艺看上去挺简单,就是把烧好的木炭,砸碎的锅铁、铜片,层层摆放进一只大若西瓜的铁笼子里。每次装花药,都由一位我该称他是舅爷的中年汉子亲手调配。别人装的药不好使。大姑父这么对人讲。灯笼里的秘密,直到若干年后,我跟大姑父聊起童年记忆里好得不得了的转花,姑父才透露给我。玩转花看似简单实不简单,就那配制花药就有好多道道。木炭必须老桑树烧制,火力足。必须用砸碎的锅铁,装铁蛋子不行,烧不透,不出花。木炭、锅铁要多少均匀,木炭多了,铁花少,不热闹;木炭少了,温度达不到,铁不化,花不飞。掺上铜片飞绿彩,朵朵绿花更精彩。

这天晚上,大场院里早就站满了看热闹的人。但见场院当央地面上挖了一个小坑,一根碗口粗的杆子竖起来,那就是转柱子。五六米长的铁丝,一头拴在铁笼子上,一头拴到一个铁环上,铁环套到转柱子上头。把笼中摆放好的木炭燃起,四个青壮年拥上前,当然必有我的大姑父,他是个身材魁梧的汉子,生产队公认的大力士。杆子下面三个人慢悠悠转动柱子,另一个人提着灯笼,合着杆子摇动的频率,转圈地小炮。当达到一定转速时,提灯笼的人便将灯笼一甩,灯笼便随着转动的杆子倏地飞在了半空。这时候,杆子下的人便使足了力气转。嗨哟,嗨哟,喊声越来越响,杆子越转越快,灯笼里的火炭也越燃越旺。等到整个灯笼都亮白了,便有流光、星雨频频甩出。灯笼转圆圈,光束耀花环,灰蒙蒙的大场院顿时星光璀璨,如银河落地,鲜花着锦。最精彩叫绝的是,溅到地上的红绿星球会猛然爆炸开来,铜绿铁红,窜起蓬勃闪亮的花树,一棵棵次第排开,次第绽放。像游龙戏凤,龙首衔凤尾,凤逐火龙飞,如仙苑,似梦境,妙不可言。每一轮彩花飞出,都激起一阵欣喜若狂的惊叫和欢呼。亮如白昼的场院里,鹤发童稚,姑娘小伙,还有那些叔叔大婶们,都在花树间花朵里躲闪、蹦跳、笑闹。一年的辛劳之后,半个月的春节联欢,这是最开心最狂放的时节。

(原创)记忆里的烟花 - 清平乐君 - 清平乐君

 

就在转花接近尾声的时候,那位舅爷嗷嚎一声记起了一件大事:婆娘还躺在家里临产呢!等他急匆匆跑回家,小孩子的一只小胳臂已经伸了出来!一旁的接生婆抓住舅爷骂道:就知道在外面疯!是横生!俺招呼不了!快送医院!舅爷立马回场上喊人。不敢怠慢,大姑父寻了一副久已不用轿杆架子,扎裹成一副担架,把孕妇搬上,几个小伙子围上来抬起,就奔了县医院。六十里路,翻山越岭,真不知他们是怎么奔命而去的。反正县医院的医生说,再晚去半个小时,孕妇孩子就都没命了!孩子取名叫院生。别人问,是医院里生的?舅爷点点头,又摇摇头。他真心觉得是场院里生的,是摇转花的弟兄们拼着命换来的。大姑父则开玩笑说:小孩子为啥先出手?他也想摇转花!

多少年以后,再回乡下,再到大街上看烟花,没有了温柔可心的滴滴金,没有了气势磅礴的转花,当然也看不到老老少少满堂乐的元宵庆典。一丛丛七彩烟花升在高空,却起自各家的院落,纵然精彩,没有交集,已是孤芳自赏的娱乐。

恐怕再也看不到那么好的烟花了!

(原创)记忆里的烟花 - 清平乐君 - 清平乐君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