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乐君

放松心情,快乐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家乡有好多的山,山上有好多的路,好多的山路通向了荒芜,荒芜的地方也总会寻到路。我是在山路上不停行走的人,不知前面是不是荒芜,但相信自己总能找到前行的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那山那水那人  

2016-12-26 14:50:06|  分类: 灵山秀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那山那水那人 - 清平乐君 - 清平乐君

 

家乡地处沂蒙山区,东镇沂山北麓。“山多石头多,出门就爬坡”,是家乡的真实写照。说是山,其实是丘陵,不起眼的山包包。没有黄山的大气磅礴,没有华山的险峻奇崛,甚至没有沂山的钟灵毓秀,难见绿海茫茫,更少奇峰错列,多是绵延不断、苍茫灰黄的裸露山体。视觉疲劳下的家乡人,面山而居,说不出山有多少好处;久居闹市的城里人,看过新鲜后,滋生更多的是荒凉和孤寂。

祖辈居住的小村子处在一道南北向的峡谷之间。村西一座玉带山,村东一座母猪山,得天独厚的是中有千亩平畴,鹿皋村安然落座,北宋崇宁以来,繁衍生息九百余年。那肥胖的母猪山憨态可掬,山顶有围子墙,残垣断壁间有日渐模糊的战乱记忆。绕过母猪山向东,是海拔稍高,但山势舒缓开阔的香炉子山。传说太上老君曾在主峰之巅设坛炼丹。峰顶有巨石四块,三快呈三角形分布,恰似炉鼎之脚,一块独立,顶部平坦,当为老君之蒲团。去东不远处,有一浑圆之石,石上有坑,俨然捣药之石臼。山上植被丰茂,盛产中药材,似乎佐证了此传说的可信。

(原创)那山那水那人 - 清平乐君 - 清平乐君
 

香炉子山山脉绵延三十多平方公里,由主峰呈放射状,延伸出十几道山梁梁、沟坎坎,它们各有自己颇具特色的名字,像黑风窝、骆驼岭、棠梨子沟等等,在传说和老人们的记忆中,每一个名字都会牵出一段传说故事。香炉子山属砂岩地貌,岩石易风化,土层母质疏松,涵水能力强,植物根系发达,乔灌木及杂草极易生长。盛夏时节,看绿涛翻滚,山阴山阳不同,山上山下迥异,层次分明,色彩明朗,浓淡相宜,让人舒心悦目,叹为佳境。梅雨季节,钻进马尾松林,踩着松软的落叶,在湿漉漉的绿草中可采到稀有的松菇,不用任何佐料,只用泉水煮来,异香扑鼻,爽滑可口。秋风掠岗的时候,可采到各种野果,山枣、酸杏、托盘子……酸甜可口,食之忘饱。冬天漫山被雪,又是猎獾、套野兔的好时候。总之,一年四季,香炉子山都有可看的风景,都有可淘的宝贝。所以我的父老乡亲就有了永不寂寞的生活情趣,永不枯竭的生命源泉,日复日,年复年地生活着,繁衍着。

香炉子山脉与石灰岩构造的母猪山之间,有一条南起石龙山、北至摩柱子山的清晰分界线。以西青岩嶙嶙,以东则砂岭起伏,一条跌宕起伏的山路则是衔接它们的纽带,也是演绎庄农岁月的风景线。从村庄到达香炉子山最低的一座山丘—骆驼岭,要爬过三道坡。三道坡,在大集体时期,是家乡年轻人青春和活力的炫场。冬春时节,往山上搬运土肥,生产队的耕牛少,分配给体力差的社员拉车还不够用,膂力强壮的年轻人只能靠单车拱。一把推车,两只大粪篓,里面是装得冒尖的圈肥,七八百斤的车载,上了袢,抄在手,浑身关节咯巴巴响,年轻人绝不会打怵。然而三道坡也太陡太长了,再壮的汉子在天长日久的高强度超负荷下也会累趴。聪明的队长们会来一点精神刺激,一把车子配一个“识字班”(姑娘)拉套。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上了二道岭,有一段漫长坡,可以缓缓劲儿。最诱人的是一处歇脚的好地方:一道向阳的高高石堰下,有一片柔密卷曲的野草——羊毛毡。放下车子,偎到堰墙下,躲避着料峭的北风,蜷在温热的羊毛毡里晒太阳,浑身散软,通体舒畅,赛过活神仙。所以这儿被村里人称为“懒皮窝”。可年轻人总不安分,特别是那几个喜欢摔跤的家伙,蹲下不多会儿,就戳七捣八,直把对方惹毛。好了,一场精彩的摔跤开始了!把肥厚臃肿的棉袄一扒,四支胳臂一撑,两头相抵,你推我挡,你摔我抗,好似两头红了眼的公牛,宽厚的肩背,健硕的肌肉,在冬阳下闪烁着雄性的光芒。窝在草窝里的社员都亢奋起来,不断地叫好加油。“识字班”们也毫不掩饰自己的倾向,为心仪的偶像呐喊助威……在文化生活极度匮乏的年代,这是家乡人多么率性质朴的娱乐和狂欢!

 
(原创)那山那水那人 - 清平乐君 - 清平乐君
 

玉带山有地年年种。趟过柔砂铺垫的弥河,攀过一道狭长的隘口,就进入一个大夼。夼里有层层梯田,田块狭长,石堰是青黑色的页岩垒成,地薄土浅,只宜播种高梁、谷子等耐旱作物。布谷催春的时候,把圈肥晒干,砸碎过筛,拌上高梁、谷子种,用麻布袋子装起来,一根扁担挑了,老父亲扛了播种的耧,媳妇背着耙子和饭包,跟在后面,一块向玉带山爬去。山路仅容一人可行,扁担被拉成弓,节奏的咯吱声和着粗重的呼吸、沉稳的步子盘旋上升。

一肩挑上一个叫“转柱子”的地方,人影就剪在了蓝天上。这就可以放下担子歇歇脚了。山风扑面钻怀而来,热汗倏然蒸发,只留了后脊粘湿发凉。媳妇会掏出手巾帮丈夫擦一擦汗渍,父亲会爱惜地看一眼累得直喘粗气的儿子,一言不发地蹲到平坦的石块上,摸出烟包火镰,吸一袋烟。

大夼里很热闹,大家赶在一起插耩播种。日头转到头顶上的时候,就该吃午饭了。大伙互相招呼一声,在各自的地头坐下,取出煎饼咸菜,香甜地吃起来。热水是媳妇用捎来的水壶,汲了夼里唯一的泉井水烧的,水很甜,却有些硬。

日头挨到西边山梁的时候,各家各户的劳作就该结束,或告一段落了。互相招呼着,收了农具,背着太阳的余辉走出大夼,走下山去。大夼里恢复了寂静。馋嘴的山雀、野鸡会跳着捡地上撒落的种子。可恶的田鼠会沿着垄沟,翻找埋进土里的种粮,然而,拌了农药的种子或者让它们四爪朝天地倒毙,或者让它们知难而退,悻悻遁去。

(原创)那山那水那人 - 清平乐君 - 清平乐君

 

夏秋时节,夼里丰富热闹起来,谷子灌浆,高梁抽穗,各色的鸟儿会来分享果实,乡亲们也会做了各色各样的纸人、布鸟来吓唬它们。夼里还会来一些“淘宝”的半大孩子,攀上悬崖摸老鸹,钻进松林套野猫,不用带干粮可以在山上转悠一整天,饥了吃野果,渴了喝清泉,累了随便找一处绿草坪,躺下来,望着高远的天空遐想。

人不能总生活在风景里,更不可能永远在攫取和享受中度日。更何况家乡的山是这样的小,肥沃的土地又少得可怜。瘠薄的山岭地只适合一年一轮作的地瓜、花生、谷子等杂粮,出力多,收入少。村南村北沉积千万年的红土地,相对于不断增长的人口,成为稀缺资源。一旦意识到生存的环境和条件越来越糟糕,一部分家乡人就选择了背井离乡,外出谋生。虽然要脱离土地的命根子,总有藕断丝连的牵挂和阵痛,虽然在城里的日子有辛苦,有闹心,还会有欺骗,却总有一种跳出了穷山沟的庆幸和自豪,为着早一步融入城市,融入现代文明,而呕心沥血,苦苦挣扎,顽强奋斗。一部分人则选择了留守,骨子里流淌的山的秉性,还有永远也不会割舍掉的乡情羁绊,让他们走不出深山。他们像面对智叟的愚公,明知自己是在向千年不更的“庄户孙”挑战,却也痴心不改,百折不挠。种植不成,搞养殖,养殖不成搞加工,加工赔了本再寻别的路子。他们也祈望改写“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宿命,打拼下一片江山,成就 “小康”的梦想。张家大娃靠养山鸡致富了,刘家二小子靠园林工程发财了……几座沉寂万年的小山包突然间灵光闪烁,被城里人视为宝山。香炉子山因为秀丽的山川,因为美丽的传说,因为山脚下的衡王墓,声名鹊起,受人青睐。镇政府蓄水、架电、修环山路,要借助原生态的森林文化资源,打造万亩生态林场……家乡的山一样可以拢住城里人的心。不是么,有多少城里人,逢年过节的,还是往山里跑,那里有让他们梦牵魂绕的山山岭岭,一草一木,更重要的是,还有生养他们的爹娘!

(原创)那山那水那人 - 清平乐君 - 清平乐君

 

说到家乡的水,首推第一的还是家乡的那条弥河。记忆中的弥河是最美丽的。清亮亮的河水从金色的沙滩上流过,飞鸟照影,鱼儿浅翔,两岸碧草如茵,杨柳成行。姑娘媳妇们用柳条篮子挎了衣物来到河边,寻一块平滑的石头作搓衣板,慢条斯理地浆洗、晾晒。最好是约了几个知己,开心爽朗的笑声会融入柔柔的顺河风,伴着哗啦啦的弥河水飘散,流淌……不远处有光腚娃子在尽情地戏水,水花飞溅,笑闹喧喧,水滑光亮的屁股蛋蛋在阳光下闪烁,构成一幅天真烂漫的盛夏河上图。玩够了,手巧的孩子会游到洄水窝里摸鱼。最常见的是花鲢、白鲢,偶尔也有鲤鱼或鲫鱼。少了,用玻璃瓶盛起来,带回家养着看;多了,就可以作为难得的战利品,被父母做成美味的鱼羹,端上饭桌,一家人围坐一起打个牙祭。

夏夜的弥河滩便多了一层神秘和浪漫。月色朦胧,暖风轻抚,鱼儿活泼了许多,成群结队的从水草里游到河水的中央,自由嬉戏。忍耐了几天暑热的姑娘媳妇们,会在这个时候约了来河里洗澡,让清凉软滑的河水浸过每一寸肌肤,让羞涩、顾忌,还有所有的烦恼随水而去。她们不会在乎什么隐私,尽兴述说着自己的家事,或者评价着各自的丈夫,或者干脆像孩子一样笑闹着打起了水仗。弥河的夜晚是山里女人最缱绻的时光。

然而,当山洪暴发,弥河却是放荡不羁、动荡不安地令人惊骇和恐惧。浑浊的河水裹挟着一路搜刮来的杂草树木,甚至是农家的财产,诸如家具、牲畜和粮草,横冲直撞,无阻无挡的咆哮而来,呼啸而去……

(原创)那山那水那人 - 清平乐君 - 清平乐君

 

峦秀岭翠、沟壑纵横的山,孕育了九曲回环、仪态万千的水。弥河水是娴静的村姑,是河东狮吼的悍妇,而山间溪水柔柔软软又雍容大度的样子,则是藏在深闺待人识的淑女。小溪的娘家在山的最深处,高耸的崖壁是其身份不俗的门楣,遒劲挺拔的苍松是其威严的父亲,蕴含深厚的沃土是其仁慈的母亲,而绕于松下、绽于枝头的绚烂野花是其华美亮丽的嫁妆。溪女从大山深厚的怀抱里,幽邃的目光中,袅袅婷婷地走出,她不懂也不理会前途的起伏跌宕,十分任性地前行。地势宽缓的地方,她会自由地散步,还常常停下来和探头探脑的顽皮花草们打招呼。鸟儿飞过,她会掬起自己清凉甘美的茶水招待;遇到险阻,她会坚韧地绕过,勇士般地冲下,伴着银铃般的欢笑,环钗闪动,裙袂飘舞。那是她最忘形也最快乐的时光。

峭壁下是一碧深潭,有众多的姐妹在迎接她,一起相拥着,看碧蓝的天空,淘气的飞鸟,还有跟她们一样活泼娴静温柔的山里女孩。女孩在溪水和雨水冲刷得光滑的岩石上坐下来,把脚丫子探进潭水里,咯咯地笑个不停。女孩还会把溪女轻轻掬起,撩过头顶,让她坐滑梯一样,顺着自己乌黑的长发飘落,在明净的水面跳出花一样的舞蹈,唱出笛一样的欢歌。

(原创)那山那水那人 - 清平乐君 - 清平乐君

 

溪女不事张扬、含英咀华地一路走来,融汇了百花之露,吸纳了百草之精,酿成涤荡污垢、杂菌的琼浆,哺育万千生命,焕发无限生机。因此,饮甘泉长成的黑山羊肉有了滋补强身的功效,采百花酿造的蜂蜜有了养身益智的药能,连最不起眼的庄稼害虫蚂蚱也成了人们青睐的宴上珍品。

香炉子山是一座药材的宝库。清肝明目的菊花,辛温解表的荆芥,泻火疗疮的黄连,化痰止咳的贝母,养心安神的酸枣,活血化瘀的丹参、益母草,补气养血的黄芪、何首乌,林林总总不下上百种。这些草药沐阳光,承甘露,蕴精华,成为祛病延年的灵丹妙药,再汇入清澈的甘泉,百姓饮之,岂不吐故纳新,广益身心?所以,摩柱子山前的孔家山,香炉子山深处的黑峪子,村民们总恋着那山那水,即便在今天这样开放的年代还是牵牵连连,不愿意离去

伟人毛泽东有一句至理名言,水利是农业的命脉。家乡的水养育了家乡的人,家乡的人也就视水如命。前些年,大方的山里人招待客人,最起码、最诚恳的礼节就是请客人到家里喝水,而不是喝茶。把客人让到上座,取了大瓷碗,盛来满满一碗凉热适中的白开水,亲自端到你手里,看你咕咚咕咚一气喝下,那是很开心的事,胜过招待了丰盛的宴席。村里一位八十多岁大爷爷,亲口讲过从前乡下人的习俗:蹚水过河的时候,嫌臭脚丫污染了河水,对同饮一河水的人不恭,都要回转身子掬一捧河水入口,表达歉意,还有对母亲河的虔诚。

家乡人对水的珍惜,还因为家乡是“十年九旱”的山区。虽然山山有泉,却也怕大旱连连,连续的大旱晒干了河流,蒸浅了井泉,家乡人会焦躁不安,变着法子淘水,筑塘坝,挖深井,建水库。一些老脑筋的乡亲还会约齐了到一个叫白龙洞的地方祈雨。香烟袅袅,灰蝶飘飘,经歌喃喃,无助、无奈和无望弥漫了旷野,憔悴了山乡。

(原创)那山那水那人 - 清平乐君 - 清平乐君

 

近年来,钻探工具和打井技术有了巨大改进,人们居然能够从地下一二百米的地方提水饮用或灌溉。村村通自来水工程也如甘霖普降,惠及家乡父老。虽然少了靠天等雨的无奈,少了人畜用水困难的忧虑,可是年年加剧的旱情还是不断加重了家乡人对水的渴望和恐惧。更加令人痛心的是,河滩成了垃圾填埋场,河流成了污秽排泄道。杂生的荒草,堆积的砾石,飘着异味的死水潭,还有因找不到干净的水汪而频起频落的水鸟告诉人们,弥河已失去了往日的风采,不再是村姑,不再是淑女,甚至也难得成为悍妇,竟是丑陋不堪的麻风老妪!

家乡的山水就像人体的骨骼和血脉,生生相因,息息相关,山荣水美,水涸山枯。令人欣慰的是,重视生态、保护生态、建设生态的理念已逐渐成为家乡人的共识,并成为自觉的行动。封山造林,涵养水土,保河护堤,净化水源,昔日的秃山光岭逐渐被绿树葱茏所替代,涓涓清流重又滋润着家乡的一草一木,还有一方方心灵的家园。

 (原创)那山那水那人 - 清平乐君 - 清平乐君

 
(原创)那山那水那人 - 清平乐君 - 清平乐君
 
(原创)那山那水那人 - 清平乐君 - 清平乐君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