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乐君

放松心情,快乐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家乡有好多的山,山上有好多的路,好多的山路通向了荒芜,荒芜的地方也总会寻到路。我是在山路上不停行走的人,不知前面是不是荒芜,但相信自己总能找到前行的路。

网易考拉推荐

守望  

2016-11-27 10:53:07|  分类: 《守望》小说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村头有棵老槐树。老槐树近千岁了,心已苍空,根部的空地儿可以坐下四五个小顽童下“四棍儿”。富贵娘八十岁了,在老槐树跟前还很小,像她跟前的重孙女儿。

富贵娘的家是老槐树北的村头第一家,是一座方正敞亮的砖瓦房院落。宅子挺宽敞,一溜儿五间前出厦的大北屋,每个房间里都摆满了家具,可富贵娘老觉得空荡荡。儿孙们都在外面干事业,很少回家。富贵是老人唯一的儿子,五十挂零了,前些年采矿磨石头很是挣了一笔钱,在县城奇石文化城开了一家奇石馆,经营家乡特产五彩石,还捎带着采办一些外地奇石经营。富贵有一双儿女,女儿考了大学,嫁在了外省,一年回不了几趟,常给奶奶打电话,可奶奶总觉得没有不打电话的孙子觉得亲想。孙子从小不愿读书,先是跟他爹捣鼓石头,后来又做盆景雕塑,再后来干脆拉了一支工程队,满世界地做园林工程。

儿孙们在城里安家,一致要求老人搬城里住,但她执意不去。除了十分寒冷的冬天,会去城里猫冬,大部分时间,富贵娘还是愿意住在村子里。她舍不得这座宅院,舍不得家里承包的那片山楂园,甚至舍不得溪边的那几棵香椿树,还有树下的那片小菜园。

过了“五九六九,顺河看柳”,就是“七九八九,牛羊遍地走”。这时候,富贵娘会把攒起来的鸡蛋壳,扣到香椿树的枝头,等嫩嫩的红香椿叶长满了鸡蛋壳,她会打电话让儿孙们回家吃红香椿芽。儿孙们顾不上的时候,她会编一个哪儿有点不舒服的谎话,让他们急急忙忙地奔回来。看着儿孙们香甜地吃着凉拌红香椿芽或者是红香椿煎鸡蛋,她觉得是一种了不起的成功。儿孙们走的时候,她还会到菜地里剜几棵蒜苗,采两把菠菜,让他们带上。那是城里根本买不到、吃不上的时鲜。

富贵娘每天要做的事,就是到每个房间里打扫卫生,用抹布很仔细地把每件家具擦得铮亮,再把儿孙们的被褥一一规整规整。一切都是那样的认认真真,井井有条。忙完了这些,她才会坐到沙发上歇息一下,打开有线电视,按下第一频道,看一会儿临朐新闻。有一两次,她竟从电视画面里看到了儿子和孙子,这让她万分欣喜。打电话问准了,就在老槐树底下反复地跟村里人讲,讲外国友人到临朐购买奇石,讲县城的哪些公园是孙子带着人建的。村里人都一致地赞同,说他们就是托了富贵爷俩的福,才做起了奇石生意,才搞起了园林工程,才发了家致了富。话拉到这当口,富贵娘羞羞地说:“哪是俺家的功劳?是共产党领导得好!没有共产党,俺八辈子也托生了!”大家又会一致地说:“是是是!”

富贵娘是童年逃荒要饭来到这山旮旯的。那时候日伪军烧杀掳掠,临朐成了“无人区”,十室九空,饿殍遍野。瘦得皮包骨头又病饿交加的她,来到大槐树下,想在石凳上歇一歇,再到村里讨点吃的,头一歪就啥也不知道了。是富贵的爷爷救了她,又收留了她。再后来她就成了富贵娘。

富贵的爹肩宽腰圆,是一顶一的庄户好手,没有拾不起的庄稼活。可惜了那一年闹大跃进,全村壮劳力上阵大炼钢铁,富贵爹被钢花花烫瞎了一只眼。在一个隆冬天里,采石垒堰时,肩上压着沉重的杠子,眼色不济,脚下踩空,连人带石滚下山坡,从此再没爬起来。富贵爹临咽气的时候,攥着富贵娘的手说:“陈家洪武年间流落到此。到俺这辈已三代单传,你可要替俺把富贵抚养成人!”富贵娘泣不成声地答应了丈夫,丈夫才放心地闭上了那一只眼睛。从此,富贵娘再未婚嫁,独自一人撑起了这个家。

一大家人在这座宅子里生活或团聚的时光,是富贵娘最开心幸福的时候。她觉得自己没有辜负丈夫的嘱托,把陈家的香火延续得兴旺发达。

丈夫舍命修的那道梯田,在村里搞土地承包的时候,富贵娘说通村里的人,承包了下来,而且再没有调整过。地里栽上了山楂树,山楂树上结了红亮亮的果。这一年的秋天,富贵却要毁了那条他爹用命垒起的石堰墙。

富贵娘气得背过了气。富贵却请来一位老先生做娘的思想工作。原来这老先生看准了这条堰上的石块块是宝石,里面藏着山水人物大世界,还把他取自石堰又精心打磨过的一块宝石拿给她看。她看到了烟山雾水,还有小桥人家。恍惚间,好像回到了童年记忆的家乡,便满口答应了老先生和儿子的请求。但前提条件是,她要收藏老先生打磨的这块奇石。

在空荡荡的房子里,富贵娘常看的东西有两样,一样是全家福的相册,一样就是这块五彩奇石。相册里的照片,让她与亲人相望相伴。这块温润凝重的石头,却可以让她几回回念叨着丈夫回到遥远又亲切的娘家。

但这种感觉不能太浓重,需要排遣。所以最多的时候,富贵娘还是到老槐树底下去,那儿的人多,好拉呱。

村里的好些青壮年都到外面做工,或者在城里安了家,村子里日渐安静寂寞。留守老人都乐意到老槐树底下,陪一陪富贵娘,也开始或者完成各自的守望。老槐树底成了全村最热闹的地方。孩童们在这里嬉戏,老人们在这里谈天,家长里短,远近新闻,不着边际。每当谁家外出的亲人归来,便在一致的道喜和羡慕中,大包小袋、扶老携幼地回将家去。其他人的守望又多了几分迫切和期待。富贵娘和她的老妯娌们在这种守望里,感受着有滋有味的亲近和慰藉。

去年麦收过后,村里为每一位满六十岁的老人发了张银行卡。老人们领到了政府月月发放的养老金,满足得不得了,老人们的日子也从容安帖了许多。几位老人撺掇着成立了一个戏班子,村委会帮着购置了行头服装和锣鼓家伙,热热闹闹活动起来。大家最爱唱的还是“拴老婆撅子”的周姑戏。富贵专门从城里聘请了县文化馆的专家帮着编写剧本,指导唱腔伴奏,还演了一出“卖红香椿”的小品。城里演员滑稽幽默的表演,把大家乐得前仰后合。富贵娘也更加牢靠了年年召唤儿孙们回家吃红香椿的念头。

日头每天慢悠悠又急匆匆地划过老槐树,小山村的日子也慢悠悠又急匆匆地过。富贵娘跟老人们的守望还在继续。守望是寂寞的,但幸福却很踏实。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