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乐君

放松心情,快乐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家乡有好多的山,山上有好多的路,好多的山路通向了荒芜,荒芜的地方也总会寻到路。我是在山路上不停行走的人,不知前面是不是荒芜,但相信自己总能找到前行的路。

网易考拉推荐

普遍的苦难与遥远的爱——读陈应松的《太平狗》  

2015-10-27 19:57:39|  分类: 名作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基督徒,似乎很突兀。基督教道德的核心是爱,原则是爱神与爱人的统一。这里的“爱”,包括爱上帝、爱邻人,甚至爱仇敌。有学者说:这是鼓吹一种奴性道德,但它毕竟有“爱人如己”的味道,包含有一定的人道主义思想。我在这里并不想评价基督教义如何如何,尽管一直对神学很感兴趣。陈应松关注的都是尖锐锋利生死攸关的现实问题,而且从未给出虚幻的宗教救赎之路,甚至认为小说要达到灵魂高度不过是一个谎言。读《太平狗》扯到这么远的话题,原因只有一个,是不是真要到了全社会最缺乏的就是爱,最大的精神黑洞就是爱的匮乏,真的连亲人也不爱,没有人爱自己,也没有能力爱他人,人还没有狗有情有义,我们才会停下共同搭载的这一趟欲望快车好好反省?

《太平狗》不是我读过的最好的小说,当然也代表不了当代中国文学的什么走向,即使越来越多的评论者把陈应松塑造成了底层文学的代表作家和新左翼的领军人物,这篇小说也注定将被或者已经被喧嚣的市场大潮和世俗生活淹没。况且,无论我有着怎样的情感立场和文化立场,我个人绝对不愿意以阶级论的方式去理解一个作家和阅读他的创作。那么,这篇小说同样让我耿耿于怀,以至于一直不能忘怀,又是出于怎样的阅读感受呢?(还有一篇胡发云的《如焉》,有些时候有些文字为什么就打动了自己,而久久不能忘怀,其实是说不清楚的)

还是先来看看别人的评价:

表扬的声音

陈应松被看成是底层写作的代表性作家,在他的神农架系列小说中,陈应松的叙述始终围绕着鄂西北贫瘠山区农民的苦难进行,作者非常沉重地坦露了真实的生活场景,有些故事简直闻所未闻,作者似乎特别偏爱那些极端的情节,它造成一种情感上的残酷。从这样的叙述中我们能感到作者对苦难的震惊,从这种震惊中作者传达出他对现实的强烈批判精神。但作者并没有止于震惊,更重要的是他被苦难中搏斗的精神所震撼。恰恰是这种震撼,使小说超越了一般的问题小说,在对现实批判之外,作者还有更深的精神追问。苦难叙述在陈应松的小说里不仅是一个现实性的主题,也是一个超现实的主题。作者从苦难中看到了生命经历着生与死的厮杀,看到了生命的创造力如何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在他的小说中明显地感觉到这样一些意象:死亡、绝境中的重生、理想愿望的极限的表达、凶杀、残酷等等。归结为一点,在严酷的生存环境中,坚持实际上是人们一个很重要的武器。在神农架生存,不仅要拿起获取物质的武器,更重要的是必须要有精神的力量。从苦难主题看底层文学的深化。贺绍俊《当代文坛》200801

《太平狗》如同陈应松的其它神农架系列小说一样,始终以下层民众的视角看世界,靠汲取大地的营养支撑着。陈应松冷峻地谛视着历史与现实之间的尴尬矛盾,直击当下社会关心的“三农”问题。他远离“优雅的时尚写作”所呈现的“问候和寒暄”不仅仅是对下层的温情关爱,也不仅仅是对现实的含蓄批判,更是在以一种表面的平淡朴实叙述风格激发人们对现实的思索。陈应松将知识分子的社会责任和道德良知以小说创作的方式同当下的主流意识形态所关注的社会民生问题形成了艺术化的呼应,其写作以艺术的方式呼唤人们关注下层,思索民生。一曲“流散”者的悲歌———解读陈应松中篇小说《太平狗》。刘进、禹权恒当代文坛200605

批评的声音

由于思想、文化、信条上的狭隘意识使得陈应松的小说《太平狗》充满了庸俗褊狭的地方气,这种地方气严重地制约着作者的小说创作。在小说文本中,纷繁复杂的都市具象被“罪恶都市”的单一抽象所遮蔽,从而呈现出小说视景的偏见,而城市乡村化的企图泄露了作者历史观的错误。并且,这种地方气使小说叙事带有明显的价值歪曲倾向。地方气的《太平狗》。宋春林,刘丽芳《黄冈师范学院学报》200702

2005年以来底层叙述成为当代文学最大主题,陈应松的中篇小说《太平狗》是其中较有影响的作品之一,在同类作品中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作者笔下地狱般的城市在现实中并不具有普遍性,无法作为“典型”;作者将农民工等同于道德的纯洁,更简化了这一群体丰富的心灵感受。《太平狗》暴露出对底层叙述的种种偏离,使得这篇小说可能会造成某种程度的社会影响,引起更多人对农民工这一底层代表的关注,却无力进行更深层次的引导。从《太平狗》看底层叙述的偏离。刘勇江汉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200606

小说的主人公程大种原居住在神农架的丫鹊坳,迫于生计,千里迢迢到省城武汉打工。自家赶山狗“太平”却宁死追随。从此一人一狗在大城市开始了令人难以想象的苦难生活。露宿街头,狗被痛打,被贱卖,九死一生;人被欺骗,被残害,终于一死。程大种离开故土,到城市寻找新生活。城市无疑在程大种们眼里是幸福生活的象征,为了在城市生存,他不惜一次次挥舞铁锹砍向忠心耿耿的太平狗。然而,城市最终还是遗弃了他,欺骗了他,并且最终吞噬了他。只有隐喻着家园和旧日生活的狗始终不离不弃。太平在城市里历尽磨难饱受欺凌,最后带着主人的魂魄千里跋涉回到故乡神农架。

小说以狗和人的遭遇为主线,双线并行,人与狗互相对视,既拓展了小说的情感空间,又强化了小说的悲剧意味。最终人与狗的悲惨命运形成隐喻性同构。

狗:属于神农架山区的太平,对城市没有主观认识,追随主人进入陌生的世界,不断被人追打、践踏和残害,饥饿和死亡随时威胁着它。但是它从来没有放弃过,作为家园乡土和亲情的象征,太平的不离不弃,对于大种来说无疑是唯一的情感支撑和心灵归宿。那么,作家通过狗的遭遇,通过狗的性情,想要表达的究竟是什么呢?阅读这篇小说很心痛,固然是因为一个农民工在城市中遭受到了非人的待遇,甚至惨死他乡;但同时,太平给人的心灵冲击同样巨大,甚至更大,这么说,不是说作家把狗的生命价值看得比人更重要,而是作家通过狗看到了更为遥远的家园正在承受的不幸,是那种基于朴素情感和执著忠诚的价值信念被放逐被践踏,是生命内在信念的丧失,是爱的隔绝和现实的冷酷让我们悚然惊心。

人:小说的主人公程大种是城市的外来者,因为生活所迫背井离乡,最终被城市所吞噬。和太平一样,他们是城市的异己者,是背负不同文化身份介入都市生活的外来者。尽管作家所提供的都市生活场景并不典型,流浪汉聚居地,建筑工地,黑工厂……但是,在这些城乡交叉地带,程大种们都无立足之地,那么,那些真正灯红酒绿的都市生活对他们来说更无异于梦幻天国。作家目光犀利,歌舞升平的生活我们见惯了,可是这样的生活永远也不会属于在死亡线上挣扎的程大种们,就像作家自己说的:只有撕去温情脉脉的面纱,才能看到生活的真相。尽管这个真相我们不愿意见到,我们早已经习惯了自我欺骗,可是这个瞒和骗的世界,这个世界的恶,还是要有人来呐喊的,不是吗?

人与狗:从前在山里如影随形,进了城,在存在意义上,二者都成了绝对孤独的个体,大种和太平本来应该相依为命,但是为了自己能够在城市立足,大种毫不犹豫地举起铁锹砍向太平,此后更是数次欲治太平于死地。下手狠毒毫无怜惜之念。比之后来城市给予太平的打击,这种来自亲人之手的毒打更令人战栗。那么,打死太平,大种要斩断的是家园的羁绊,是亲情的回望,是昔日生活对他的追随。在更深刻的隐喻层面上,大种要作为一个新人开始一种新生活,然而环境的陌生感是无法克服的,文化身份的转型不是主观努力可以完成的。作家在这里要追问的似乎更多:千百年来养育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土地为什么不能保证生存?城市化的诱惑究竟带给我们的是什么?一个普通农民工如何在精神和情感上融入异己文化中去?人和狗最后终于安宁地在一起了,只是彼时人已只剩下魂魄。众多评论者提到了作家系列小说中的抗争精神,不过,我还是固执地认为,作家其实很悲观地预言了,人终要回家,而且要在“狗”的引领下,以我们最不希望的方式走在回家的路上。

人与人:“在没找到工作前,还得厚着脸皮在姑妈这儿蹭个沙发。人到了城里就没个尊严了,就把脸皮取下来让人当茅厕板子踩。自己的亲姑妈都这样对待自己,还能指望城里人什么?”这段话估计看过这个小说的人都记忆犹新。因为太尖刻,太锋利。程大种曾经对城市生活充满幻想,过去的生活中,他面对的主要是土地和山野,而进城之后,他主要面对的是人,而且是充满敌意的极其冷漠的人,他不能置信不能适应。有些读者认为作家扭曲了城市印象,甚至认为作家根本不熟悉城市生活。想来作家也不愿意介入那种华丽的小资的都市生活吧。程大种们的现实遭遇不具有普遍性,但是他们的精神遭遇我们每一个人可能都经历过。对他人,对自己。我们都曾经冷漠得让自己无能为力。爱的缺失使整个社会生活看起来热火朝天其实无比空虚。很多评论者认为这篇小说是一篇现实主义力作,其实还不如说这篇小说具有强烈的现实批判力量,同时又是对人类命运充满悲悯的寓言。

今天上课讲完陈应松和他的小说时对学生说:在没有道德监督没有制度制约的发展大道上,我们早已经挖好了现代化陷阱,然后扬扬得意地跳进去。

生活在这世上,还真的是没有一样感情不是千疮百孔。(张艳梅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