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乐君

放松心情,快乐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家乡有好多的山,山上有好多的路,好多的山路通向了荒芜,荒芜的地方也总会寻到路。我是在山路上不停行走的人,不知前面是不是荒芜,但相信自己总能找到前行的路。

网易考拉推荐

冯至:十四行诗(下)  

2015-10-24 12:22:57|  分类: 名作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五 看这一队队的驮马

 

看这一队队的驮马

驮来了远方的货物,

水也会冲来一些泥沙

从些不知名的远处,

 

风从千万里外也会

掠来些他乡的叹息:

我们走过无数的山水,

随时占有,随时又放弃,

 

仿佛鸟飞翔在空中,

它随时都管领太空,

随时都感到一无所有。

 

什么是我们的实在?

我们从远方把什么带来?

从面前又把什么带走?

 

十六 我们站立在高高的山巅

 

我们站立在高高的山巅

化身为一望无边的远景,

化成面前的广漠的平原,

化成平原上交错的蹊径。

 

哪条路、哪道水,没有关联,

哪阵风、哪片云,没有呼应:

我们走过的城市、山川,

都化成了我们的生命。

 

我们的生长、我们的忧愁

是某某山坡的一棵松树,

是某某城上的一片浓雾;

 

我们随着风吹,随着水流,

化成平原上交错的蹊径,

化成蹊径上行人的生命。

 

十七 原野的小路

 

你说,你最爱看这原野里

一条条充满生命的小路,

是多少无名行人的步履

踏出来这些活泼的道路。

 

在我们心灵的原野里

也有几条宛转的小路,

但曾经在路上走过的

行人多半已不知去处:

 

寂寞的儿童、白发的夫妇,

还有些年纪青青的男女,

还有死去的朋友,他们都

 

给我们踏出来这些道路;

我们纪念着他们的步履

不要荒芜了这几条小路。

 

十八 我们有时度过一个亲密的夜

 

我们有时度过一个亲密的夜

在一间生疏的房里,它白昼时

是什么模样,我们都无从认识,

更不必说它的过去未来。原野——

 

一望无边地在我们窗外展开,

我们只依稀地记得在黄昏时

来的道路,便算是对它的认识,

明天走后,我们也不再回来。

 

闭上眼吧!让那些亲密的夜

和生疏的地方织在我们心里:

我们的生命象那窗外的原野,

 

我们在朦胧的原野上认出来

一棵树、一闪湖光,它一望无际

藏着忘却的过去、隐约的将来。

 

十九 别离

 

我们招一招手,随着别离

我们的世界便分成两个,

身边感到冷,眼前忽然辽阔,

象刚刚降生的两个婴儿。

 

啊,一次别离,一次降生,

我们担负着工作的辛苦,

把冷的变成暖,生的变成熟,

各自把个人的世界耕耘,

 

为了再见,好象初次相逢,

怀着感谢的情怀想过去,

象初晤面时忽然感到前生。

 

一生里有几回春几回冬,

我们只感受时序的轮替,

感受不到人间规定的年龄。

 

二十 有多少面容,有多少语声

 

有多少面容,有多少语声

在我们梦里是这般真切,

不管是亲密的还是陌生:

是我自己的生命的分裂,

 

可是融合了许多的生命,

在融合后开了花,结了果?

谁能把自己的生命把定

对着这茫茫如水的夜色,

 

谁能让他的语声和面容

只在些亲密的梦里萦回?

我们不知已经有多少回

 

被映在一个辽远的天空,

给船夫或沙漠里的行人

添了些新鲜的梦的养分。

 

二十一 我们听着狂风里的暴雨

 

我们听着狂风里的暴雨,

我们在灯光下这样孤单,

我们在这小小的茅屋里

就是和我们用具的中间

 

也有了千里万里的距离:

铜炉在向往深山的矿苗,

瓷壶在向往江边的陶泥,

它们都象风雨中的飞鸟

 

各自东西。我们紧紧抱住,

好象自身也都不能自主。

狂风把一切都吹入高空,

 

暴雨把一切又淋入泥土,

只剩下这点微弱的灯红

在证实我们生命的暂住。

 

二十二 深夜又是深山

 

深夜又是深山,

听着夜雨沉沉。

十里外的山村、

念里外的市廛,

 

它们可还存在?

十年前的山川、

念年前的梦幻,

都在雨里沉埋。

 

四围这样狭窄,

好象回到母胎;

我在深夜祈求

 

用迫切的声音:

“给我狭窄的心

一个大的宇宙!”

 

二十三 几只初生的小狗

 

接连落了半月的雨,

你们自从降生以来,

就只知道潮湿阴郁。

一天雨云忽然散开,

 

太阳光照满了墙壁,

我看见你们的母亲

把你们衔到阳光里,

让你们用你们全身

 

第一次领受光和暖,

日落了,又衔你们回去。

你们不会有记忆,

 

但是这一次的经验

会融入将来的吠声,

你们在黑夜吠出光明。

 

二十四 这里几千年前

 

这里几千年前

处处好象已经

有我们的生命;

我们未降生前

 

一个歌声已经

从变幻的天空,

从绿草和青松

唱我们的运命。

 

我们忧患重重,

这里怎么竟会

听到这样歌声?

 

看那小的飞虫,

在它的飞翔内

时时都是新生。

 

二十五 案头摆设着用具

 

案头摆设着用具,

架上陈列着书籍,

终日在些静物里

我们不住地思虑。

 

言语里没有歌声,

举动里没有舞蹈,

空空问窗外飞鸟

为什么振翼凌空。

 

只有睡着的身体,

夜静时起了韵律:

空气在身内游戏,

 

海盐在血里游戏——

睡梦里好象听得到

天和海向我们呼叫。

 

二十六 我们天天走着一条小路

 

我们天天走着一条熟路

回到我们居住的地方;

但是在这林里面还隐藏

许多小路,又深邃、又生疏

 

走一条生的,便有些心慌,

怕越走越远,走入迷途,

但不知不觉从树疏处

忽然望见我们住的地方,

 

象座新的岛屿呈在天边

我们的身边有多少事物

向我们要求新的发现:

 

不要觉得一切都已熟悉,

到死时抚摸自己的发肤

生了疑问:这是谁的身体?

 

二十七 从一片泛滥无形的水里

 

从一片泛滥无形的水里,

取水人取来椭圆的一瓶,

这点水就得到一个定形;

看,在秋风里飘扬的风旗,

 

它把住些把不住的事体,

让远方的光、远方的黑夜

和些远方的草木的荣谢,

还有个奔向远方的心意,

 

都保留一些在这面旗上。

我们空空听过一夜风声,

空看了一天的草黄叶红,

 

向何处安排我们的思想?

但愿这些诗象一面风旗

把住一些把不住的事体。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