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乐君

放松心情,快乐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家乡有好多的山,山上有好多的路,好多的山路通向了荒芜,荒芜的地方也总会寻到路。我是在山路上不停行走的人,不知前面是不是荒芜,但相信自己总能找到前行的路。

网易考拉推荐

冯至:十四行诗(上)  

2015-10-24 12:21:53|  分类: 名作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看冯至的《十四行诗》时,自己就觉得应该将其留下,以后有机会再看,就像看完戴望舒和泰戈尔的诗歌一样。

冯至(1905-1993),原名冯承植,字君培。直隶涿州(今河北涿县)人。诗人、教育家、德语文学专家、翻译家。

1921年考入北京大学预科,对诗歌发生兴趣,开始新诗创作。1923年夏参加林如稷等在上海主办的文学团体浅草社。1925年浅草社停止活动,和杨晦、陈翔鹤、陈炜谟另组沉钟社,出版《沉钟》周刊、半月刊和《沉钟丛刊》。192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德文系,出版了第一部诗集《昨日之歌》,在哈尔滨和北平从事教学工作。1929年出版第二部诗集《北游及其他》。1930年冯至与废名合编《骆驼草》周刊。同年赴德国留学,研治文学和哲学,获德国海德堡大学哲学博士学位。1935年回国后曾任同济大学教授兼附设高级中学主任,西南联合大学外交系德语教授等职。其间出版的诗集《十四行集》。1946年返回北京,任北京大学西方语言文学系教授。建国后历任北京大学教授、西语系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所长、名誉所长,中国文联第四届委员、中国作协第三、四届副主席,中国外国文学学会第一、二届会长,中国德语文学研究会会长,中国译协名誉理事等职。

1980年当选为瑞典皇家文学、历史、文物研究院外籍院士。1981年当选为联邦德国美因茨科学与文学研究院通讯院士。1983年获联邦德国歌德学院歌德奖章。1986年获民主德国格林兄弟文学奖金。1986年当选为奥地利科学院通讯院士。1987年获联邦德国大十字勋章和国际文化艺术交流中心艺术奖。用其所得一万马克设立了“冯至德语文学研究奖”。

出版的诗集有《昨日之歌》(1927)、《北游及其他》(1929)、《十四行集》(1942)、《冯至诗选》(1980)等。其他作品有散文集《东欧杂记》(1951)、传记《杜甫传》(1952)、译作集《海涅诗选》(1956)、诗集《西郊集》(1958)、诗集《十年诗抄》(1959)、论文集《诗与遗产》(1963)、译海涅长诗《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1978)等。

 

一 我们准备着

 

我们准备着深深地领受

那些意想不到的奇迹,

在漫长的岁月里忽然有

彗星的出现,狂风乍起。

 

我们的生命在这一瞬间,

仿佛在第一次的拥抱里

过去的悲欢忽然在眼前

凝结成屹然不动的形体。

 

我们赞颂那些小昆虫,

它们经过了一次交媾

或是抵御了一次危险,

 

便结束它们美妙的一生。

我们整个的生命在承受

狂风乍起,彗星的出现。

 

二 什么能从我们身上脱落

 

什么能从我们身上脱落,

我们都让它化作尘埃:

我们安排我们在这时代

象秋日的树木,一棵棵

 

把树叶和些过迟的花朵

都交给秋风,好舒开树身

伸入严冬;我们安排我们

在自然里,象蜕化的蝉蛾

 

把残壳都丢在泥里土里;

我们把我们安排给那个

未来的死亡,象一段歌曲,

 

歌声从音乐的身上脱落,

归终剩下了音乐的身躯

化作一脉的青山默默。

 

三 有加利树

 

你秋风里萧萧的玉树——

是一片音乐在我耳旁

筑起一座严肃的殿堂,

让我小心翼翼地走入

 

又是插入晴空的高塔

在我的面前高高耸起,

有如一个圣者的身体,

升华了全城市的喧哗。

 

你无时不脱你的躯壳,

凋零里只看着你成长;

在阡陌纵横的田野上

 

我把你看成我的引导:

祝你永生,我愿一步步

化身为你根下的泥土。

 

四 鼠曲草

 

我常常想到人的一生,

便不由得要向你祈祷。

你一丛白茸茸的小草

不曾辜负了一个名称

 

但你躲避着一切名称,

过一个渺小的生活,

不辜负高贵和洁白,

默默地成就你的死生。

 

一切的形容、一切喧嚣

到你身边,有的就凋落,

有的化成了你的静默:

 

这是你伟大的骄傲

却在你的否定里完成。

我向你祈祷,为了人生。

 

五 威尼斯

 

我永远不会忘记

西方的那座水城,

它是个人世的象征,

千百个寂寞的集体。

 

一个寂寞是一座岛,

一座座都结成朋友。

当你向我拉一拉手,

便象一座水上的桥;

 

当你向我笑一笑,

便象是对面岛上

忽然开了一扇楼窗。

 

只担心夜深静悄,

楼上的窗儿关闭,

桥上也断了人迹。

 

六 原野的哭声

 

我时常看见在原野里

一个村童,或一个农妇

向着无语的晴空啼哭,

是为了一个惩罚,可是

 

为了一个玩具的毁弃?

是为了丈夫的死亡,

可是为了儿子的病创?

啼哭的那样没有停息,

 

象整个的生命都嵌在

一个框子里,在框子外

没有人生,也没有世界。

 

我觉得他们好象从古来

就一任眼泪不住地流

为了一个绝望的宇宙。

 

七 我们来到郊外

 

和暖的阳光内

我们来到郊外,

象不同的河水

融成一片大海。

 

有同样的警醒

在我们的心头,

是同样的运命

在我们的肩头。

 

要爱惜这个警醒,

要爱惜这个运命,

不要到危险过去,

 

那些分歧的街衢

又把我们吸回,

海水分成河水。

 

八 一个旧日的梦想

 

是一个旧日的梦想,

眼前的人世太纷杂,

想依附着鹏鸟飞翔

去和宁静的星辰谈话。

 

千年的梦象个老人

期待着最好的儿孙——

如今有人飞向星辰,

却忘不了人世的纷纭。

 

他们常常为了学习

怎样运行,怎样降落,

好把星秩序排在人间,

 

便光一般投身空际。

如今那旧梦却化作

远水荒山的陨石一片。

 

九 给一个战士

 

你长年在生死的边缘生长,

一旦你回到这堕落的城中,

听着这市上的愚蠢的歌唱,

你会象是一个古代的英雄

 

在千百年后他忽然回来,

从些变质的堕落的子孙

寻不出一些盛年的姿态,

他会出乎意料,感到眩昏。

 

你在战场上,象不朽的英雄

在另一个世界永向苍穹,

归终成为一只断线的纸鸢:

 

但是这个命运你不要埋怨,

你超越了他们,他们已不能

维系住你的向上,你的旷远。

 

十 蔡元培

 

你的姓名常常排列在

许多的名姓里边,并没有

什么两样,但是你却永久

暗自保持住自己的光彩;

 

我们只在黎明和黄昏

认识了你是长庚,是启明,

到夜半你和一般的星星

也没有区分:多少青年人

 

从你宁静的启示里得到

正当的死生。如今你死了,

我们深深感到,你已不能

 

参加人类的将来的工作——

如果这个世界能够复活,

歪扭的事能够重新调整。

 

十一 鲁迅

 

在许多年前的一个黄昏

你为几个青年感到一觉;

你不知经验过多少幻灭,

但是那一觉却永不消沉。

 

我永远怀着感谢的深情

望着你,为了我们的时代:

它被些愚蠢的人们毁坏,

可是它的维护人却一生

 

被摒弃在这个世界以外——

你有几回望出一线光明,

转过头来又有乌云遮盖。

 

你走完了你艰苦的行程,

艰苦中只有路旁的小草

曾经引出你希望的微笑。

 

十二 杜甫

 

你在荒村里忍受饥肠,

你常常想到死填沟壑,

你却不断地唱着哀歌

为了人间壮美的沦亡:

 

战场上健儿的死伤,

天边有明星的陨落,

万匹马随着浮云消没…

你一生是他们的祭享。

 

你的贫穷在闪铄发光

象一件圣者的烂衣裳,

就是一丝一缕在人间

 

也有无穷的神的力量。

一切冠盖在它的光前

只照出来可怜的形象。

 

十三 歌德

 

你生长在平凡的市民的家庭,

你为过许多平凡的事物感叹,

你却写出许多不平凡的诗篇;

你八十年的岁月是那样平静,

 

好象宇宙在那儿寂寞地运行,

但是不曾有一分一秒的停息,

随时随处都演化出新的生机,

不管风风雨雨或是日朗天晴。

 

从沉重的病中换来新的健康,

从绝望的爱里换来新的营养,

你知到飞蛾为什么投向火焰,

 

蛇为什么脱去旧皮才能生长;

万物都在享用你的那句名言,

它道破一切生的意义:“死和变。”

 

十四 画家梵[言可]

 

你的热情到处燃起火,

你燃着了向日的黄花,

燃着了浓郁的扁柏,

燃着了行人在烈日下——

 

他们都是那样热烘烘

向着高处呼吁的火焰;

但是背阴处几点花红,

监狱里的一个小院,

 

几个贫穷的人低着头

在贫穷的房里剥土豆,

却象是永不消溶的冰块。

 

这中间你画了吊桥,

画了轻盈的船:你可要

把那些不幸者迎接过来?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