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乐君

放松心情,快乐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家乡有好多的山,山上有好多的路,好多的山路通向了荒芜,荒芜的地方也总会寻到路。我是在山路上不停行走的人,不知前面是不是荒芜,但相信自己总能找到前行的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看望姨母  

2014-09-09 16:25:06|  分类: 心路雨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逢佳节倍思亲。中秋佳节将至,忽然十分想念家住柳科泉村的四姨。母亲健在时,四姨经常徒步二十多里山路来我家看望她的三姐。姊妹两个每次相见分外亲热,总有拉不完的心里话。前年冬天,母亲去世后,四姨再也没来我家,没有了亲姐姐,她也是七十多岁的人了,已经不能承受路途之累。

放假第一天,我跟妻子准备了一点礼物,驱车赶往柳科泉。车子行了十多里的柏油路,便拐向了一条混凝土路,路子很窄,刚好容一辆车行驶,这已经很不错了。记得小时候,我跟母亲来四姨家,一条狭窄的小路在沟壑间蜿蜒。那时母亲也年轻,胳膊腕儿挎了一只箢子,里面盛了十几个白面馒头,或者几包桃酥、饼干什么的。走到离四姨家还有一里多路的小河边,我们娘俩总要停下来歇息一下。

小河边有几棵高大的枰柳树,河对岸有一口大井,再远处是柳科泉村的苹果园,果树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苹果,有淡淡的清香飘过来。我下到河里撩水玩,一会儿就忘却了行路的辛苦。树荫下,母亲讲给我一些关于四姨的故事。在她很小的时候,因为闹饥荒,姥姥狠着心把她丢弃在村子南面的山沟里。大雨哗哗地下着,四姨被雨水呛得哇哇直哭,多亏一个过路人发现给救了回来;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经人说和四姨嫁到了这座深山里,婆家姓陈,丈夫长得白净脸面,也很和气,可是不到两年,四姨父得了一种怪病,浑身疼痛,手脚蜷曲,不能下地干活了,操持家庭的重担全落在了四姨身上。好歹四姨是穷苦出身,干活从来不舍力气。接连生了三个小子,没有一个姑娘可做帮手,都是靠着四姨单薄瘦小的身子撑起了全家的生计。那时候,四姨家的房子矮小又破旧,坐落在村西北的一道山脊上,院落小的几乎没有天井,几只牲畜都圈在房屋后面的闲园子里,每次去看,那几只瘦羊总是张着嘴向我咩咩的叫。这个印象刻在了脑海里,永远也抹不掉。

四姨待人亲切又慷慨。我们每次去,她都是尽最大力量做一些好吃的招待我们,芹菜炒肉,土豆炖肉,在那时是最奢侈的了。饭桌上,四姨自己吃得很少,总是用自己的筷子不停地给我和母亲挑菜,生怕我们吃不饱。而母亲不喜欢别人劝,越劝反而越吃得少,还会责备四姨。四姨从来不生母亲的气,还一边笑着说我母亲打小就小性,一家人都让着她。为什么呢?因为母亲吃了最多的苦,是九死一生活过来的。然后就讲母亲很小被卖给了地主婆家作丫头,受尽了欺凌;还讲母亲很坚强,十四五岁上跟一个强逼她成婚的人打官司,一直打了十整年,才争得了自由身……四姨每次讲过,眼角都会流出泪水。

柳科泉村就处在一道南北长的峡谷中,而四姨家的房子又建在峡谷西面一道东西向山梁的背阴处,很偏僻,很寂静。我跟妻子好不容易将车停靠在一个勉强可以调头的小场院边,然后提着礼物来到四姨家的门前。四姨家是十几年前盖的砖瓦房,已经显得有些陈旧。两扇红漆铁大门紧闭着,我们连喊了几声姨,院子里才响起她说话的声音:“谁啊?谁来了?”我们从门洞里看到四姨急急忙忙地来开门。

一看到是我们,四姨现出又惊又喜的样子:“唉呀,是俺外甥来了,是俺外甥来了!”

院子挺大,却被栽种得满满当当,有白菜、萝卜、葫芦、丝瓜,还有韭菜、小葱什么的,简直就是一个菜园子。四姨把我们让进了堂屋,又赶紧抹净了茶几,给我们泡茶喝。我赶忙说刚吃过饭,喝不得茶。四姨又拿出自己亲自炒制的苦菜茶,说喝这种东西可以祛火,并还记得我跟母亲一样血分热,容易上火。我们便听话的看她亲自泡上苦菜茶,又刷净了杯子,给我们盛来喝。四姨慈祥地望着我们俩,眼角有些发红:“俺三姐姐没福啊!你们都那么孝顺,她还是走了!俺外甥媳妇给她伺候得多好,窝在床上就没脏着一点点,床上的尿布洗得跟手巾一样干净,屋子里也没有一点点味……唉,走了就走了吧,躺在床上啥也不知道,早走了享福!”说得我们两个好心酸。

我赶忙岔开话题:“四姨,三弟常回家吗?”在三个孩子中,三表弟一直是四姨最操心的,他一直在外面打工,婚事总没着落,直到四十岁上才当了倒插门女婿。

“不常回来,也是大一家子,忙得很。前两天刚来过一趟,还给我买了丰糕。”说到这儿,四姨赶忙取了一包丰糕,拆开让我们吃。丰糕很甜,我们都尝了一点点。四姨再三地劝多吃一点,我只好喝着苦菜茶,多吃了些。

四姨又问我们的儿子是否有媳妇了,妻子说谈了一个,还没定下来。四姨便笑着说:“等俺重外甥结婚,我一定去吃喜酒。”我赶忙说:“一定请您去,多住几天!”

四姨又问我是否还在镇上,听说已经辞职,回到离家很近的原单位上班,就一迭声地说:“好好!年纪也不小了,离家近,少跑腿受累就好!别巴望当什么官,身体好好的比啥都强!”我连忙点头称是。

四姨忽然站起身,要去拌馅子给我们包水饺吃。我和妻子都赶忙说不用忙,坐一会儿拉拉呱,还有两家亲戚要走。四姨不相信,坚持要做,妻子反复解释,并承诺过两天再来,一定住下吃饭,四姨才罢了手。

妻子跟四姨拉起今年的庄稼,四姨摇摇头:“头一年这么旱,土层薄的庄稼都旱死了,山上的麻椒树也旱死了不少,要不然会多换些钱。”我们知道四姨是个闲不住的人,不光自食其力,还能帮表兄弟做一些农活,就劝她尽量悠着干,总是七十多岁了,不要累着。

她一边应着,一边又要去给我们找吃的,嘴里还说着:“你们大老远的来一趟,饭也不吃,让我心里不好受。”

我们赶忙向四姨告辞。四姨又让我们把礼物带回一些给我父亲用,推让了好一会儿,才不再坚持。

四姨一直陪我们来到汽车旁,看我们的车子慢慢驶出街胡同,还远远地招手。

我跟妻子说:“没有了母亲,姨母就是最亲的人了。过两天,我们一定再来看望她老人家,一定要住下吃顿饭!”妻子点点头说:“远处看着四姨,还真像咱娘呢!”心里一热,眼前有些模糊,我赶忙握紧了方向盘。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